明明彼此深愛卻在互相傷害

回到家裏的我,改變了許多。

每天都用心的給家人做不同的飯菜,替爸爸洗掉茶具上的茶漬,幫媽媽收拾待做的家務。和爸爸一起買菜,陪媽媽逛街。一家人出去爬山,賞花。意見不合的時候,就安靜的聽著。開始贊同爸爸的觀點,甚至,站在爸爸這邊說話。似乎忽然之間,我擁有了這世間最最珍貴的一切。

人,往往都是這樣,把明媚展示給別人,把最毒的刺留給最近的人;沒有底線的寬容別人的過錯,卻對親人的一點無心之舉而斤斤計較。這是人,是我所厭惡的人性。所以,我討厭我自己。

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,爸對我溫柔了許多,他開始聽我說話,肯定我的想法,即便意見不合,也會先說我說的有道理,但是如果怎樣怎樣會更好。父女關係好的連我媽偶爾都會酸酸的調笑幾句。

要怎樣去形容才會更貼切呢?我恨他,也恨自己。因為我跟爸是一樣的人,一樣的性格,一樣的倔脾氣。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就能輕易引發我們之間的戰爭。或許爭吵的根源不在我們,但我們是導火索。

因為是一樣的人,所以對彼此再瞭解不過,因而請讓我暫時這樣說,爸,也是恨我的。

所以,他會毫不猶豫的打我耳光,一腳將我踹倒在地,會一臉厭惡的說恨我,說想讓我死。

而我,也曾失去理智,撲上去,雙手直掐爸的脖子。我會一臉不屑的說:他死了,我都不會掉一滴淚。

我也曾這樣形容我們父女關係:我們不停地用刀在彼此的心口剜肉,誰支撐不住先死掉,算誰沒本事。

這個世間究竟有多少像我們這樣的傻瓜,明明彼此深愛,卻總互相傷害。

好在,命運沒有將我遺棄。我們父女終於打開心結,一掃籠在心間的霧霾。

後來的每一次回家,都讓我漸漸地產生了一種特別的幸福感。不知何時起,我開始喜歡一家人圍在一張桌子上吃飯的氛圍,茶餘飯後,陪父母聊天。聊生活,聊工作,聊心情。時而嚴肅地辯論,時而哈哈大笑。所謂天倫之樂,便是如此吧。

我開始認同這樣一句話:在這個世間,所有的一切都是來的快,去的也快。唯有家,唯有親人才是最最真實的。就在此地,就在此刻。

我們的話題中漸漸地多了許多家庭的趣事,你總是安靜地聽著,時而發出一些寵溺地笑聲。你說:“多好,多幸福。”可是,夏禾,你呢?